通证经济

snt币:GDSA真是为了PK掉Google Play而生的吗?

作者:资讯 来源:链氪网 2020-02-14 我要评论( )

中带上吸引眼球的“华为”?诛心一点来说,未尝不是制造“恐中情绪”的一种表现。国内一些大V的推波助澜,何尝不是唯恐天下不乱

在为疫情奋战之余,ICT巨头们的一举一动也牵动着行业的神经。

这不,前两天关于全球开发者服务联盟GDSA的消息就引发了不少口水战。

先是路透社爆出,中国四大智能手机厂商华为、小米、OPPO 和 vivo 正联手推出一个对标 Google Play 商店的生态平台GDSA。

随后外媒SlashGear曝光的几张GDSA网站原型图显示,该平台将覆盖包括印度、印度尼西亚和俄罗斯在内的9个地区,这被看做是谷歌的巨大危机。

但很快反转又来了。路透社的消息表示华为没有加入GDSA,而从GDSA官网来看确实也只有小米和OV参与生产商的消息,而华为这一重量级玩家如果缺席,想要撬动Google Play应用商店在安卓开发生态中的地位,显然就有点难度了。

目前华为、小米、OV等均对此消息不予置评。

但从发展趋势来看,中国厂商从硬件走向软件与服务似乎是必然的(更何况苹果已经率先这么干了)。再加上中美科技产业的不确定性,在移动开发生态层面增强掌控力,无疑是一件好事。

但想要实现这一点,恐怕凭借一个尚未落实的联盟,还远远不够。

GDSA成立,但距离中国版Google Play还很远

GDSA成立的消息,吸引了不少大V关注,在这个“人均战狼”时代,尤其是在敏感的科技领域,这被看做对由硅谷主导的应用生态体系的“反水”。

等等(尔康脸.jpg)!华米OV可都发出了否认三连:不清楚,不了解,不予置评。围观群众可以退散了。

为什么说GDSA距离威胁Google Play还很早?

首先,即使中国厂商想“造反”,时机还不成熟。

孵化一个蓬勃的开发生态,既需要高昂的投入和激励措施,比如华为已经在HMS服务上投入了10多亿美元;还需要强大的基础技术支撑,方舟编译器正在尝试替代Google虚拟机。与之相比,其他手机厂商对开发者的扶持还停留在分发阶段,并且对谷歌GMS服务依赖度很高。这时候挑逗Google Play,是生怕对方注意不到自己急着被“封杀”吗?

所以纵然大V们欢喜雀跃叫得很高调,但国产厂商们要么不参与不表态,要么就表示GDSA只是为了给开发者提供更好的APK上传体验,大哥别多心。

另外,从实际应用上讲,GDSA的核心价值也就是服务。

要知道,GDSA早在2019年8月就成立了,当时的初衷也是为了让非本地的软件开发者能够在上传应用时更简单,因为通过GDSA可以同时分发给小米、vivo和oppo三大手机厂商的应用商店,就是保证上传一致性的便捷服务而已。开发者可以选择接受平台提供的广告变现SDK,并获得推广。也是在同时期,另一个便于品牌之间用户体验的“互传联盟”,也在推出。

换句话说,这些手机品牌在生态建设方面的合作早已有之。

更关键的是,GDSA目前计划覆盖的领域,比如印度、印度尼西亚、俄罗斯、马来西亚等,都是智能手机普及率低、品牌溢价和客单价不高的“次大陆”,而非欧美这样的Google Play核心区,要靠这些来“造反”,无论从商业价值还是市场规模上恐怕都还言之过早。

既然如此,为何此时被外媒拿出来“搞事”,甚至还在未经确认的前提上在报道中带上吸引眼球的“华为”?诛心一点来说,未尝不是制造“恐中情绪”的一种表现。国内一些大V的推波助澜,何尝不是唯恐天下不乱。

GDSA的生态潜力,可能表现在哪些地方?

当然,之所以“GDSA威胁Google Play”的言论很有市场,也说明了大众对于中国手机厂商的实力有一定的认可度,并对形成自有开发生态充满期待。

这到底有什么价值呢?

首先我们知道,GMS服务是移动系统重要的收入组成部分之一。Google Play和App Store都会向开发者收取30%左右的“提成”,2019年谷歌在这一市场的收入高达88亿美元。反观国内开发平台,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在内地可以采用自家应用市场,海外版则必须预装Google Play“为人作嫁”。通过GDSA帮助海外开发者增加收入的同时,将庞大的开发者沉淀在自己的开发平台上。

另外,我们知道全球手机市场都面临增长乏力的局面,加上受经济、疫情环境的影响,5G换机潮可能会比预期来得更晚一些,在这种硬件触顶的局面下,开辟新的盈利模式,通过扩大软件和服务的份额,有苹果珠玉在前,厂商们结盟优化服务,来提振广告、游戏、预装应用等其他收入,也是必然的选择。

更为重要的是,应用市场背后更代表了黏性强大的用户群。看看有多少人因为无法放弃苹果game center好不容易积累出来的大号(比如我)而不愿切换到安卓就知道,伴随着应用商城沉淀下来的不仅有开发者,还有用户忠诚度与内容服务价值的与日俱增。只有现在种下一颗种子,才有收获的可能。

当然,想要挣到这份钱,也并不容易。

应用市场的蛋糕,应该如何下刀?

谁都知道广大的开发者生态是一块大蛋糕,但这么多年了,除苹果谷歌外的手机厂商还是很难彻底打开这个宝库。

究其原因,巨头的先发优势自不必提,用户规模数量也是老生常谈了,应用生态能够做些什么,才是关键。那就必须考虑三个重要因素:

1.利益关系。

目前来看,互传联盟的发展和口碑都比较好,一大原因是手机厂商都能由此获益,为自家用户带来价值。而GDSA联盟则涉及一个统一账号的多平台分发,这意味着跨品牌、跨生态的收益分配机制更加复杂,一旦进入实质阶段,联盟厂商之间是否还能够亲密无间地高效合作,怎样划分分成比例,在当下的零和竞争市场中恐怕还需要打一个问号?

2.开发者服务。

联盟建立的前提是服务与吸纳更多的开发者,而要与Google Play竞争,一方面需要做更多的市场教育工作,这对联盟厂商的营销合作也提出了挑战。成功吸引到开发者之后,如何激励他们在新平台上创新产品,不仅需要货币政策的支持,也需要提供统一的账号体系、便捷的开发环境、从云到端的优化等,都考验着应用平台的支撑。

就拿最具钱力的游戏品类来说,目前联盟内各家都在各自为战,比如vivo海外商店已经搭建完成了游戏账号和支付体系,支持CPA、CPS、联运、游戏广告等多种合作;另一边小米也推出了面向App Store和Google Play的游戏分发平台,这意味着就算接入动作统一了,但开发者仍然面对的是割裂而分散的生态环境。

3.5G增长。

众所周知,5G手机换机潮很可能因“灰天鹅”新冠疫情而按下暂停。最近调研机构 Strategy Analytics 发布的一份题为《新型冠状病毒如何影响全球和中国智能手机市场?》的调研报告中,认为今年全球智能手机的出货量将比预期少2%,中国智能手机的出货量将比预期减少 5%,其中,一季度会有超过30%下滑,海外市场的扩张也会受到产能和旅行禁令的影响。

这也就意味着,国产手机厂商2020年的第一要义是保住硬件增长不至于下滑,交付出更具市场竞争力的产品。因为如果5G用户不达预期,海外开发者挣不到钱,所谓的生态也就像个玩笑了。

所以这边还在火拼,一边还要抽出精力去合力经营一个前途未卜的GDSA和亚市场,共享彼此的资源,恐怕有点强人所难。

从硬到软的思路并没有错,但每一只雄鹰腾飞的背后,都有着漫长的蛰伏。我们和大家一起期待着三月惊蛰时刻到来,GDSA能否发出第一声响亮的啼鸣。

转载请注明出处。

开发者,华为,生态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发布此文仅为传递更多行业市场信息,不代表本站观点及立场。如涉及侵权问题请及时联系删稿。本站文章均不构成投资建议,请知悉!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浏览记录清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