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证经济

美比特:华尔街看空嘉楠科技 2020年前路荆棘

作者:资讯 来源:链氪网 2020-02-27 我要评论( )

显示其手上只有1600万美元的现金,远远不及购买这些设备所需的资金。”他补充道。同时,他指出嘉楠科技未在SEC文件中提及


近日,一位在美国纽约私人投资公司,名为Marcus Aurelius的投资分析师撰写了一份关于嘉楠科技的调查报告,并看空嘉楠科技的股票。他在报告中指出:
  1. 嘉楠科技未向监管机构如实披露关联方以及通过关联交易虚构收入,涉嫌伪造财务状况;
  2. 嘉楠科技在上市纳斯达克之前所列的应收账款名列的大户中,其业务未涉足区块链领域,自然人大客户“陈建 Chen Jian”或涉及商业诈骗或违规行为,而其合规用户之一币信已于日前关闭矿池;
  3. 嘉楠科技删除了7个主要分销商的信息,Marcus Aurelius在调查中发现,所列分销商体量小,其中一些已经停止运营,缺少公开信息,这些分销商不足以支持他们大规模地购买嘉楠科技的产品;
  4. 嘉楠科技的主要收入来源于产品收入,包含区块链产品(即矿机收入)和AI产品两部分,比特币矿机收入在近三年来占比逾98%以上,但是Marcus Aurelius在调查中发现,嘉楠科技在矿机研发上不及竞争对手比特大陆,且曾被起诉矿机质量不佳,模式陈旧。
     
2019年出现亏损 上市前下调募资额
在三次尝试IPO遇挫后,嘉楠科技(Canaan Inc.)于美国时间2019年11月20日在纳斯达克正式挂牌上市,股票代码为“CAN”,募资9000万美元。
在此之前,嘉楠科拟定最高筹集4亿美元的资金,但最终仅募得9000万美元。有观点认为这与嘉楠科技头两版初级招股书中一直位于在承销商首位的瑞信(Credit Suisse)退出承销商行列有关,Marcus Aurelius在报告中指出“通常投行不愿放弃收费”。
有接近嘉楠耘智的消息人士曾对链上财经表示,募资金额降低的主要原因可能在于美国当地时间11月12日的路演情况可能不如他们的预期,现场反响不是很好。
除此之外,分析师李岩认为嘉楠科技融资规模大幅缩水与其2019年上半年出现净亏损有关。
他表示:“据嘉楠耘智在上市前更新的招股说明书显示,嘉楠耘智在2019年上半年总营收同比下降了85.2%,并出现了净亏损。企业的经营业绩差,未来还面临监管的不确定性,导致融资规模大幅缩水。”
 
未披露关联方 或涉嫌伪造财务状况
自2018年11月嘉楠耘智赴港IPO申请因未获审批而过期“失效”之后,2019年初市场上频频出现嘉楠耘智转战美国申请IPO上市。
万商天勤(上海)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张烽律师此前接受链上财经采访时曾表示,美国IPO属于注册制,基本原则是重在监督信息披露的充分真实性,不能诱导、欺骗和欺诈投资者。
“ 美国SEC在评估矿商上市申请时,关注点偏重于公司如何准确地向投资者描述信息,具体投资风险由投资者自行把握,”他表示,“嘉楠耘智赴美上市的难点在于,他们是否能准确评估业务给投资者带来的收益以及风险。”
然而,上市仅仅只是开始,上市后企业需要遵守披露和报告的义务。根据美国联邦证券法律的规定,在纽约证交所和纳斯达克上市的公司须对在首次公开发行登记声明、定期报告、股东沟通、新闻发布和其他的公众披露中存在的重大虚假陈述或遗漏承担法律责任。
Marcus Aurelius在报告中指出,嘉楠科技或与其关联方舞弊,涉嫌伪造财务状况,此类案件若调查属实将受到美国证监会(SEC)的重罚。
Marcus Aurelius指出,嘉楠科技(CAN)在纳斯达克首次公开募股的一个月前,与港交所上市公司雄岸科技(股票代码:01647)订立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协议包括雄岸伟成拟在2020年12月前向嘉楠采购或代表嘉楠耘智经销累计不超过1.5亿美元的挖矿设备。
“这相当于嘉楠科技过去12个月约1.77亿美元的全部收入。”Marcus Aurelius写道。“我们觉得这笔交易看起来很滑稽,因为雄岸科技的市值仅为5,000万美元,而且据报道显示其手上只有1600万美元的现金,远远不及购买这些设备所需的资金。”他补充道。
同时,他指出嘉楠科技未在SEC文件中提及该笔关联交易。雄岸科技的董事长姚勇杰也是嘉楠科技的“天使投资人”,持有嘉楠科技9.7%的股份。
嘉楠科技在深圳交易所尝试借壳上市时,曾通过关联方交易虚构收入。2016年,杭州微推信息技术公司(简称为微推)成为嘉楠科技的大客户之一,并对嘉楠科技报告的销售额快速增长做出了重要贡献。
据悉,微推最初的实际控制人是嘉楠科技的联席董事长孔建平,2017年该控制权转移到嘉楠科技的“独立”董事会成员之一孙启峰手中。嘉楠科技在提交给SEC的文件中并未提及该笔关联交易。有报道显示,微推不仅与嘉楠科技有交易往来,还共享管理层。
 
股票大涨逾80% 2020年前路荆棘
2月13日,嘉楠耘智的股票一反常态,大涨82.73%,盘中最大涨幅达到97.5%。而此前,嘉楠耘智的股价一直表现平平,在首日开盘短暂触及13美元后急跌,并于上线2日后跌破发行价9美元。
欧科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李炼炫对链上财经指出此次大幅上涨在于,今年2月11、12日美联储主席在国会表态带火数字货币,美股区块链年该股迎来集体上涨,嘉楠科技也受到此利好消息上涨。
Marcus Aurelius则表示,嘉楠科技股价上涨可能受到业界观点影响,暗示抛售被夸大。据Robintrack的数据显示,在股价暴涨期间嘉楠科技吸引了至少3000名散户入局。
“即使你相信嘉楠科技的市值达到9亿美元,股票的市盈率会超过5倍,但在我们看来,对于一家仅在2019年前9个月收入大幅下降,运营亏损超过5000万美元的公司来说,这是一笔巨大的溢价。”他补充道。
2020年突如其来的新冠性病毒席卷全国,各大矿机商延迟交付。虽然嘉楠董事长张楠赓在 2 月 12 日的内部信中称,销售未受到疫情的明显影响,仍收到不少客户的订单和反馈。但对于矿机商来说接踵而至的比特币减产也是他们所面临的挑战。
欧科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李炼炫对链上财经表示:“从挖矿行业的营收角度看,未来比特币价格上涨是不确定的,但减产后挖矿成本的上升却是确定的,这就是挖矿行业在减产行情下面临的最大困境,而矿机商受此影响最大。”
2020年5月,比特币产量将在此减半,这意味着在矿工挖出的每个区块中,比特币奖励数量由12.5 BTC下降至6.25 BTC,即下图中的曲线出现向下平移,这造成两个严重影响:

(1)首先,由于挖矿行业是资本密集型行业,旧矿机的资本支出的固定的,因此经营杠杆较高,当矿机的产量突然减半时,旧矿机的利润将受到严重挤压,甚至出现亏损情况;
(2)其次,矿场在挖矿时需要支付电费,这是矿机的可变成本。从前面我们知道,单个矿机的产量随时间的增加而降低,当矿机每日的挖矿收入小于可变成本(电费+人工费,这里我们忽略人工费)时,矿机就关机。由于产量减半的出现,矿机收入减半,直接导致矿机关机的时间大大提前。

转载请注明出处。

科技,收入,纳斯达克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发布此文仅为传递更多行业市场信息,不代表本站观点及立场。如涉及侵权问题请及时联系删稿。本站文章均不构成投资建议,请知悉!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浏览记录清空